IE诊断:不安全的工场  

1.   谁来保障我们的生命?

如果问企业家最怕什么?90%以上企业家的答案会是安全事故。试想,假如工厂被火烧且有人员伤亡,工厂的有毒气体泄漏了,工厂的管理者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对于最高管理者,自然是最为关注消防、人身安全及部分尖锐的排污问题。诚然,企业家关注的是不影响企业存亡与发展的安全,而员工最为关心的是与人身相关的安全,处于不同马斯洛需求层次的人对安全的理解与重视程度有所不同。从新闻上看,尽管每年大小矿难数十起,可为了生存,“勇敢”的矿工们前赴后继,这是怎样的一种无奈与辛酸。矿难也许离绝大多数人比较远,那我们来看一看身边的例子。大多数人更关注的有形资产的安全,曾在某高校区的豪华图书馆看到这样的情形:几个消防逃生门都由铁将军把守,在某些人看来:图书的价值远高于生命的价值。图书馆是这样的,很多的商场亦然。当然也许有些认为自己可以在烈火中永生的人,几乎每次去超市,都会再看到超市的消防通道口被某位“勇士”停放了私家车。某小区里有十几套房子,却只有一个消防拴,没有消防栓的地方,发生火灾了如何救火?就算有消防栓,但消防栓里没有水,又该拿什么灭火呢?私家车的保有量不断攀升,小区的马路是越来越窄,平时开车相让都有些困难,倘若发生火灾,消防车是寸步难行,只能望火兴叹了。而消防栓在关键时候成了摆设,压根就没有水也屡有发生。假如说上海的“11.15”特大火灾能唤醒国人安全的意识,我们将不会看到上面这些对生命漠然的例子。

为了保障工场的安全,几乎所有的制造型企业尤其是外企都有专人执掌EHS(环境 Environment、健康Health、安全Safety的缩写),随着企业对EHS的重视和需求量的增多,EHS人员的工资也水涨船高,同时涌现出形形色色的“专业人士”。

Simon是EE公司的厂务工程师,在他加入EE半年后的某一天,由于空调管出现漏水现象,他与承包商一起爬到吊顶上去检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吊顶上居然有些地方堆积了装修遗留下的垃圾,随时可能压垮吊顶砸下面的员工,这让他倒吸了口凉气;更让他吃惊是,有的防火墙甚至不到顶,仔细检查,发现有几个消防门却不是安在防火墙上。如若公司任何一处着火,会央及所有的区域,还会发生很有意思的事:墙被烧掉了,门还岿然不动。Simon心想:就算消防验收是走过场,公司的EHS也不至于自信到公司不可能发生火灾的地步吧。

随着EE公司的发展与产品的更新换代,工厂的布局每年都要捣腾几次,搬进五年的新工厂早已面目全非,为了节省空间,原来设计1200人的工厂,早已经过众人的智慧而容纳2000余人,由于建筑的先天不足如楼梯狭窄而陡峭,再加上人为的禁令如多重门禁及出入限制,更有甚者有的主通道连1.5m都无法保障,工厂内楼梯和通道变得越发拥挤和曲折。员工不堪拥挤,对此忧心忡忡,可EHS的回复却出奇地平淡。除此以外,厂房外的绿化与通道也逐渐被私家车占领,也不知是否和消防车通道抢道了?

苹果公司一向以绿色形象示人,在网站上承诺:“无论苹果产品是在哪里生产,苹果承诺确保最高标准的社会责任。”然而,报刊网络长篇累牍报道苹果公司的“毒苹果”内幕:代工厂为提高产品效率和良品率,在无任何预警正己烷有毒的情况下,用正己烷取代酒精擦拭手机屏幕,造成上百名工人中毒,在中毒工人的治疗过程中,苹果公司一直没有和他们做过交流,也没有探望过中毒的工人。苹果公司的漠视让我们觉得心酸,但代工厂无视政府文件,为追求暴利弃员工的安全于不顾的行为更令人心寒。相信其中的绝大部分企业通过了ISO14000,有的企业员工人数达万人以上,自然也有专职的EHS人员,可遗憾的是EHS人员成了研究国家标准底线的专家,是帮助企业家赚黑心钱的工具,是残害员工身体的帮凶,可悲呀!EHS人员毕竟也是由企业发工资的,有时他们身不由己,但我们希望EHS人以良知为做事的准则并把握做人的底线,正如一位EHS网友说得好:“EHS人应该是员工健康的保护者,法律法规的遵守者,国人利益的代表者,环境保护的执行者,安全文化的开拓者,是智慧与正义的化身。” 如果与监管部门相比,EHS人员也只能是尽人事而知天命。

IE诊断:第二章 不安全的工场 - Chloe - 中国式工业工程

2.   谁偷走了你的健康?

外企的白骨精们衣着光鲜,举止优雅,令很多人羡慕不已,身在外企的绝大一部分人处于亚健康状态,他们对每年的体检是既爱又怕,但还是希望能有相对好的指标来求心理的慰藉。

随着大家生活品质的提高,大鱼大肉是餐桌上必备的,可平时又缺少锻炼,到每年体检时便“卓有成效”,B超室门口总是排着长队,从B超室出来的人若被医生宣判“正常”后如释重负,若被判“脂肪肝”或其它疾病的人则多了几分忧虑。记得有一年公司体检,当检查骨密度时,一个同事检查结果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时那位同事还不满三十岁,但其骨密度却达到了七十岁的标准,意味着即使他不小心轻轻摔了一跤也极可能造成老年人才有的粉碎性骨折且难以恢复。幸亏查得早,恶补了几年的钙还是能恢复的。一天至少八小时在电脑前面,颈椎和腰椎方面的疾病屡见不鲜,头晕耳鸣、记忆力减退者也大有人在。中央空调及常年不见阳光,公司里只要一人感冒,病毒便在公司里盘旋数日无法散去,极易导致交叉感染造成多人感冒。呆在空调里时间长的人,一年四季都是春天,毛孔还未张开便把夏天给过了,于是身体的自选调节能力逐渐退化,竟然有二十多岁的女孩因夏天中午外出办事而暴死街头。当然少数富有鸵鸟精神的人认为自己还年轻,认为平时也没什么大毛病,用不着每年都体检这么麻烦,当然也有些人讳疾忌医,几年没参加体检,时间拖得越长越不敢去体检。

FF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行业排第一,FF公司在华投资的第一个工厂正值小李刚大学毕业,小李非常幸运地加入了FF公司,能加入FF公司是一种荣耀,父母为他感到骄傲。一大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怀揣梦想到美丽的江南城市,又成为FF公司建厂的主要成员,但这种自豪感很快被建厂初期的忙碌所取代了。由于缺少人手,所有的事都自己动手,哪怕是通厕所,打扫厂房,尽管每月工资只有七百块钱却干得很起劲,晚上常常干到半夜三更仍不觉得累,同为异乡人又患难与共的朋友很快成了好兄弟。

随着工厂规模的扩大,大家被分到各自不同的部门,带着总经理语重心长的嘱托:“项目部的发展就靠你了,小李则进入了项目部。”成立之初的项目部混沌如新开的天地,好强的小李并不十分清楚他接了个烫手山芋,美国人因担心饭碗,对很多方面的技术遮遮掩掩,由于时差关系,和美国人的沟通通常是在半夜和凌晨进行的,这样的沟通每周最起码三四次。小李通过刻苦学习和反复实验,愣是把美国人认为的不可能成为了可能,甚至美国人都不得不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小李的不懈努力带来连年的加薪升职,加入公司的第五年便被提升为项目部经理,月薪已过万,小李是成为最年轻的中层管理人员。很多人十分羡慕他不到三十岁便可统领一个炙手可热的大部门,但里边的艰辛只有他自己清楚。这几年来,加班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有时连续两三个月没休息一天,甚至同事早上过来上班时发现他在做实验,以为他很早就来上班了,其实他是做了一个通宵。工作上的拼命三郎对家人的承诺从来都是一推再推,按时回家吃饭是奢望,就连婚纱照也拖到儿子出生了还没拍,幸而妻子是大学同学,尽管很心疼他但仍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小李很知足了,他事业有成,他利用积蓄付了首付置办了房子,结婚后把父母接过来安度晚年。如今,部门运转井然有序,小李加班逐渐少了,有了更多的时间陪家人。正当一切顺风顺水时,一张体检报告把他的幸福全毁了。往年的公司体检不是因为出差就是因为忙忘了,今年的体检是在妻子的百般监督下去的,结果在B超室里长久未出来,医生十分凝重地让他请他的妻子过来。他们辗转去了多家医院检查,最后彻底粉碎这家人的希望,是胃癌晚期,半年后小李带着对家人的无比愧疚离开了人世,而他九个月大的儿子还不会叫爸爸。小李是独生子,父母因他的离去伤痛欲绝,一夜头发全白了,晚景的悲凉可想而知。

一起为FF公司建厂打拼的兄弟们已陆续离开FF公司,功成名就的他们仍保持每年一次的聚会,但一想到小李,大家不禁潸然泪下,再也没有人提职位和薪水的事了。

尽管说二十一世纪最缺的是人才,但是中国人口众多,找工作的人多的是,得不到最好,找个次好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有一个人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公司缺少了谁都可在一个月内找到人来顶替,而对于家里人的位置却永远无法顶替。

年轻人有结婚生子赡养老人的压力,房子是中国老百姓的必需品,可房价天天攀升,一日一价;工作上是各项指标逐年提升,外面还有很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的职位,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只好先用身体来换钱,将来再用钱换身体,然则过度的透支,等想到要注意身体也许为时已晚了。身居高位的人有他的无奈,公司要不断发展,竞争又激烈,只能上不能下,象这样在公司里呼风唤雨的人物,却因积劳成疾,三四十岁风华正茂便丢下幼儿老母撒手人寰的新闻屡见报端。

“三十岁的年龄,五十岁的体质。”是外企人身体状况的写照,为延缓衰老和增强体质,按摩族、胶囊族风行,但这族那族终属于被动健康,多少透出对时间吝啬的无奈。

IE诊断:第二章 不安全的工场 - Chloe - 中国式工业工程

3.   资产的安全

要看公司的管理水平如何,只要到两个地方走一走,一是垃圾房,二是仓库。垃圾桶里藏有惊人秘密!道理很简单:每家人家都扔生活垃圾,扔垃圾的习惯和家里主人的习惯是完全一致,习惯是无意识状态,无法作假,因此,富人家扔出来的垃圾远比穷人家扔出来的好得多,正如在富人区的垃圾桶可以捡到电视甚至汽车,从明星家的垃圾里能翻出明星的秘密,从贪官家的垃圾中找到藏在鱼肚子里的一大沓钞票也不足为奇。既然是习惯造成的,同理,企业中每位员工的习惯在垃圾里暴露无遗,没法掩盖,只要用心寻觅,不难从垃圾桶里拿企业绝大部分的资料。这样的无意识行为若是落到竞争对手那边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小宁在加入GG公司以前曾就职于一家知名台湾公司ABC和一家半导体公司DEF。他对这三家公司的垃圾与资产管理进行了比较。

ABC公司主要是以电子代工为主,公司等级森严且安保非常严格,没到一定的级别绝对得不到对应的资料,电脑上没有USB口,员工不可带任何的移动存储器出入厂,复印资料也受到监督和控制;材料的申领与报废极其严格,任何的厂商甚至客户来访都要层层签字,经常是提前几天请示也未必得到批复,内外部人员厂内的活动区域也进行严格限制,外部人员必须由员工全程陪同。公司规范了产品和半成品报废,所有的报废层层把关,数量与实物须严格一致。如此严苛,应该说没有什么缝隙可钻吧。直到有一次小宁去做ISO14000的内审,去了公司的垃圾房,发现了惊天秘密:清洁工阿姨为了把垃圾卖个好价钱,把垃圾进行了分类,居然在垃圾房里有半成品,仔细检查才知道这是工程人员用的试生产样品,等产品量产后,样品已改了很多版本,早已面目全非,最早的样品就报废了,公司的报废流程对于生产部门得到严格执行,但到了工程部就另当别论了,因工程人员更替频繁,无法得知是谁扔在垃圾桶里。纸质垃圾基本没有太大价值的东西,也仅限一些员工人人共知的“秘密”。小宁离开公司听原来的同事说,有一批ABC贴牌生产的产品买得很便宜,据说和公司的保安有关,竟然有一个集装箱那么多,简单一算也得上百万。

DEF公司非常注重知识产权,上班第一天就签署了诸多与知识保护相关的文件,公司在这方面也做得很到位,所有的文件是否属机密性在文件的页脚一定有注明。小宁发现大家都有很好的习惯:能不打印则不打印,假如纸张资料不用,通常会看是否属公司机密,如果是则用碎纸机将其粉碎,非机密文件则作为废纸回收统一处理,因此,基本上很难得看到大家的垃圾桶里有打印的废纸。成品的报废着实让人开了眼界:报废过程被完全监控,至少两人在场且属不同部门,粉碎前后确认重量,不得有误。听说公司以前曾经因为有表面瑕疵而需报废的芯片被保安带公司贱卖,对公司形象造成很坏的影响,这样的报废方式才修改不久。芯片价格昂贵,运送堪比银行押运。可人算不如天算,公司经过多年研发的新技术,在新闻发布会开的前一天被竞争对手抢先宣布了,尽管当时竞争对手还未掌握这项技术,但是第二个宣布者无异于炒旧饭,显然是公司里出了内鬼。由此,公司的所有员工又签署了更多的制度文件。

经过了前两家公司的“洗礼”,小宁已以养成了在一般人看来难以做到的习惯。公司的IT在网上分享型的资料上做了很多努力,只能看,不能复制甚至屏幕拷贝。然而,GG公司员工的随心所欲让小宁觉得不安,他发现只要有一个人有一份资料,无论其机密性如何,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可得到这份资料,垃圾桶里必能完整地找到这份资料,除了资料,清洁工还常常在垃圾桶捡到数十个成品,他诧异于大家对资产保护的淡漠。更有意思的是:周末员工休息,厂商可以在车间里“闲庭信步”,把机器给拆了,到周一员工上班开机操作才发现机器坏了。

对于企业,资产的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资产的安全与员工关系密切,但大多数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以为然。有形资产的管理相对简单一些,无形资产还得依赖于制度和人。

IE诊断:第二章 不安全的工场 - Chloe - 中国式工业工程